当前位置:首页
>南通教育纪检监察>廉政文化
[廉政作品选读]问 罪
发布者:纪检监察室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11-10 09:13:16  字体:[ ]

老张今年61岁,在凤凰村当了一辈子村支书,不久前刚拿到退休证,正满心满意想安度晚年。可是,还没过两天安生日子,这脸都挂着快打到脚面了。那脾气就像待燃的“炮竹”,一点就着。

老伴总以为是“退休综合症”,劝老张多走走,打打牌,聊聊天,散散心,可是,这“炮竹”依旧。

原来,这两天,老张与村里人闲聊,无意中听到有人在背后说他那个在县人民医院当医生的儿子刚升了院长就又买了套大房子,而且村里人去看病,只要提前准备些东西,总能先看病,连挂号、排队都不要。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张听到这些话,很是生气,这不是“走后门、搞特权,受贿”吗?想想自己是个老共产党员,为党为人民干了一辈子,兢兢业业,没拿群众一针一线,没想到老了老了,到了儿子这儿竟然被人戳脊梁骨。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堵得难受,一连几天都没睡好觉。

这不,今天恰逢周六,一大早,老张便骑着他那辆“永久”进了城。

老张来到医院,正准备找儿子谈谈,却看到儿子风风火火地跑进急诊室,医院里忙做一团。再看看医院干部职工的工作去向表,发现儿子还有两台手术。看来,找儿子谈心是不行了。于是,老张来到儿子家,“铁将军”把门。老张心想,周六还这么忙?老张一生气,就坐在儿子家楼梯口,心里愤愤地想:“我就不信,你们中午不回家下午还不回家?我今儿就不走了。”这样想着,老张就蹲在儿子的家门口抽起烟来。

晚上,儿子儿媳还有孙子一起回来,看见老张坐在台阶上很吃惊,要知道,除非必要,老张可是从不进城的,儿子媳妇想接他进城享福,就是要了他的老命了。今天一见,儿子和儿媳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儿子问他,他不做声,儿媳问他,还是不做声,孙子问他,依旧不做声。儿子干着急,没法,只好陪着小心把老张让进门,给他泡茶,儿媳张罗着晚饭。

饭桌上,儿子讨好地拿出一瓶陈年海安粮酒。老张二话不说,一连三杯下肚。就着酒劲,老张对着儿子发起火来,说村里人怎么怎么戳他的脊梁骨,让他老脸没处搁,人前抬不起头来,还说他的儿子走后门、搞特权,贪污腐败,刚升院长就买新房……越说越气,小酒杯摔得咯噔响。

等他发泄完了以后,儿子儿媳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儿媳说道:“爸,您别生气,买新房子还不是因为您孙子要上小学,本想找关系,可你儿子不准,只能把多年的积蓄拿出来买了学区房,这不银行贷款的合同还在家呢!还有,老家来人看病,乡里乡亲的,咋能不帮呢?我都是在医院上班前先预约挂号的,没有搞特权。带来的东西,也原样让他们带回去了,你儿子你还不了解呀,更何况还有中央文件三令五申党员干部要廉洁自律,我们每周都学习呢,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是呀!爷爷,只要老家来人,我就没早饭吃了!还有,爸爸妈妈说要买房子让我上学,叫我省吃俭用,我已经几个月没吃肯德基了。”孙子在一旁委屈着。

听到这里,老张摸摸孙子的头,放心了,禁不住拿起酒瓶又倒上了一杯,对儿子说:“儿子,这下爹就放心了,我想我老张家的儿子就不应该是那样的人。老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要警醒啊,时刻不能忘记自己是个共产党员。”

只听“吱溜”一声,又一杯酒下肚,老张舒了一口气。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