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南通教育纪检监察>廉政文化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
——记老邱的“中国梦”
发布者:纪检监察室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12-11 14:34:34  字体:[ ]

此时的老邱双目紧锁,气若游丝。亲人们围在病床前,抽泣着。窗外,是一如既往的阴霾。

老邱是我的公公,一位普通的退休工人,一名普通党员。半年前,医生宣判他死刑,只是至今他都不知道,或者装作不知道。

就在一个月前,老邱还跟我谈起他的几个梦想:带婆婆去一趟北京;看着女儿结婚;7月1号去老家交这半年的党费……

就在一周前,老邱还对我说:“这辈子没做任何亏心事,为什么惩罚我得这种病。”然后老泪纵横。当我禁不住痛哭流涕时,老邱忙安慰说:“即使走了也问心无愧,对得起国家和党,对得起良心。就是这段时间让你们又操心又花钱了。”

这就是总为别人着想的老邱! 

老邱是名中共党员,但不是老党员,党龄都比不过他儿子和儿媳(我)。入党的那一年就是他退休的那一年。那一年,他心满意足。

那一天在病房里,老邱强忍着腹胀(肝腹水),眉头紧锁,缄默不语。为了打破沉寂,我嚷道:“啊呀,我忘了交党费了!”党在老邱心里就是一汪清潭,锁在心头,轻易不触碰,也不允许任何人污染了她。时不时临水照照,老邱会把自己看得更清。掬一捧洗脸,老邱会觉得神清气爽。党,就是老邱最向往,也最温柔的地方。因此,我相信提到党,老邱会打起精神来。

果不其然,老邱侧过脸来,撑开沉重的眼皮,嗫嚅道:“赶快交。”我立刻应声。

“爸,您交党费吗?”

“当然”

“交多少?”

“二十几块”

“这么少!”

老邱闭上眼,仿佛刚才的几个字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我在心里盘算着,如何继续话题。

“爸,您都退休了,原单位都倒闭了,到哪儿交党费啊!还不如不交。”

听了我这话,老邱急了,竟然一下子坐了起来,把我吓一跳。他抬高声音说:“交党费是最基本的义务!”然后,没想到的是,老邱从枕头底下摸出钱包,颤颤巍巍地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党费缴纳证明。那是一张有些发黄的小纸片,老邱当宝一样藏着,藏在钱包里,藏在枕头下,藏在心头。

……

老邱对党的热爱表现在对电视节目的偏好上。他特别喜欢两个节目《新闻联播》和《海峡两岸》。两会期间,他几乎从早到晚坐在电视机前关注着。我们打趣地说他比中央领导人还积极还投入。老邱立刻会反驳我们: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关心了国家,才更懂得过日子。操持好了小家,才会对国家有贡献。”

有一次在饭桌上,我和先生拌了几句嘴。老邱看看冷战的我们,问:“考考你们两个党龄比我长的党员,‘中国梦’的本质是什么?”

“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

“这个‘中国梦’提得好呀!它把老百姓的个人幸福也包括在里面,实在!老百姓的幸福不是钱有多少,不是地位有多高,而是有个和谐安康的小家。家和才能万事兴啊。”老邱的“大道理”讲得让我和爱人忍俊不禁。可细细想来,很有道理。只有家是温暖和谐的,人才有迈出家门的底气和闯荡世界的勇气。

……

老邱又将党费缴纳凭据收进钱包,放在枕头下。正想躺下,被我的一个问题问愣了神。

“爸,您觉得您最成功的是在老家毛纺厂当副厂长时,还是去上海给台湾老板管理厂子时?”

老邱陷入的沉思,浑浊的双眸望向窗外。过了好长一会儿,老邱才娓娓道来:

“毛纺厂如果一直给我管理,不会倒闭。”

老邱说到厂子走下坡路时,他如何临危受命,凭技术升为负责生产的厂长。生产搞上去了,又被安排做负责对外销售的厂长。当时,在他和一批同志的努力下,销售渠道已经通向了东南亚。

老邱绘声绘色地讲到他在1997年从广州提着20万现金坐飞机、做火车、坐汽车的经历。“心里慌,还要故作镇定。拎包的手心里全是汗。我当时想,这包里的钱比我的命还重要,工人们等着这笔钱发工资呢。”

老邱叹了口气,说销售搞上去了,生产又出了问题。原材料以次充好、工艺出现瑕疵,退单接二连三飘来。上级领导又让他去管生产。老邱戏称当时的他就像个救火队员,哪里有问题就扑向哪里。产品质量正在回升时,销售那一块出现了多家购买方恶意压低价格的情况。

“当时我就糊涂了,难道每个岗位都离不开我吗?我能力真有那么强吗?”

后来,老邱发现领导班子不团结,明争暗斗伤了厂子的元气。更可恶的是一些靠裙带关系进厂子的人唯利是图,贪污腐败。

“人心不足蛇吞象。富了他们几个人,穷了整千个工人。他们富了还不敢光明正大地花钱,这是做贼心虚。人,何必呢。晚上不会睡不着吗?”

正直的老邱开始搜集证据,开始与那方势力针锋相对。

“你是个二百五。”婆婆突然插话。

老邱淡淡一笑,“听你妈讲。”

婆婆开始絮叨:“人家都往家里搬东西,我从食堂拿点剩菜给两个孩子吃,你还把我拦在厂子门口,丢死人了。他们贪,你不贪就算了,你还和他们作对……”

婆婆越说越激动,老邱越听越开心。

“爸,后来呢?”

“后来,我就离开了厂子。你知道的,你们恋爱时,我不是下岗了嘛。”

“你是被赶出来的。”婆婆又补刀。

可是在婆婆眼里无比不识趣,甚至有些窝囊的老邱,此时在我的心里无比高大。

说了不少话的老邱,竟然主动要水喝。因为肝腹水严重,老邱根本喝不进也吃不下。我急忙给老邱端水。老邱却只是象征性地抿了两小口。然后开始回忆在上海的日子。

……

就在不久前,我们带老邱去了一趟上海,旅游。虽然那时候老邱已经开始疼了,但疼痛没有阻挡他对上海的热情。每到一处,老邱都如数家珍,仿佛自己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上海的繁华映照在老邱清癯蜡黄的脸上,那么不协调,又那么深入骨髓。我知道,这繁华与老邱无关,现在无关,过去也无关。在上海的几年里,他睡的是地铺,喝的是劣质白酒。做完痔疮手术,自己推着自行车走回厂子。一切的节省与吃苦都是为了一双上大学的儿女,为了这个家。当初,因为考研,我急需一套专业书,托还是“伯父”的老邱帮忙在上海买。老邱毫不犹豫地给我买了一套精装本的,7卷。一千多元,是老邱将近一个月的工资。当我提出给钱时,他在电话里说:“哪有做长辈的买个东西还跟孩子要钱的。”

……

“爸,我们学校门口开了一家上海汤包馆,很好吃,要不要尝尝?”已经很多天没有正常吃饭的老邱突然眼睛一亮,点了点头。我大喜过望,飞奔出去。

一笼8个汤包,老邱只吃了3个。可这已经是这些天吃得最多的一顿了。老邱居然对我们竖起大拇指,说:“好吃,有上海的味道。”真希望这一刻能停留!

……

老邱被上了心电监护。戴着氧气的他依然在大口大口地出气。留给老邱的时间不多了。可惜他昏迷了,不能再看看我们;庆幸他昏迷了,不必醒着痛,不必醒着绝望。老邱,你还没实现的“梦”,就让我们替你实现吧。我们会带着婆婆去北京,以后,我们去哪儿,婆婆就在哪儿;小姑子的婚事我们会时时督促,即使单身下去,我们,包括您的孙子都会照顾好她;至于今年上半年的党费,虽然没有到时间,但我们会去替你交最后一次,然后把交费证明压在您的骨灰盒下。

老邱走了。

他遗憾,还太年轻,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他又不遗憾。“中国梦”不只是年轻人的梦,作为一名资深“追梦人”,他实现了他的一些梦想:自己入党;培养了两个大学生,且都是党员;家庭和睦;子女孝顺……正如先生在悼文中所写:

你就是再平凡,再“窝囊”,你的身躯一直挺拔,你的为人与秉性永远让儿子仰视。……现在的你,蜷曲在病榻上,骨瘦如柴,气若游丝。曾经的你,奔波于家庭的生计,风里来,雨里去,几经坎坷与挫折,却坚强如钢,伟岸如山。

所以,老邱是幸福的!                  (小说)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