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南通教育纪检监察>廉政文化
[廉政作品选读]那条黑围巾
发布者:纪检监察室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09-19 16:12:29  字体:[ ]

收拾冬衣时,又翻到了那条黑围巾。

     围巾是用三十多年前一种很流行的叫“开司米”的黑色毛线织成的,手感比时下流行的羊毛、羊绒围巾差得很多。但我很珍惜它,将它叠得方方正正,再套了一层塑料袋,小心地压在箱底。

初中二年级那年冬天,男生中流行这种黑色的围巾。男生们将围巾在脖子上缠绕一圈,一端垂在胸前,一端甩到背后,昂着头从教室前慢吞吞地走过,没有围巾的男生的眼睛烧得通红。

在我的眼睛红得发肿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向父亲开了口。我对父亲说,爸,我想买条围巾,是黑黑的,长长的那种。父亲头也没抬,只应声“哦”。我不知道这个“哦”是答应给我买呢,还是只表示父亲知道了我要买围巾的想法,我不敢问。

我晓得家里没钱,父亲在一家乡办厂做会计,一个月二十三块七毛二的工资要养活一家老小七口人,而那条围巾竟然要四块五!一连几天我没再向父亲提起这事,只是焦躁地等……。放学后倚在门上,眼睛盯着父亲下班回家的路。父亲回来后,只要他一转身,我就急吼吼地翻起他的挎包,可翻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眼看着冬天就要走了,黑围巾还是没买回来。我硬着头皮再次向父亲说起买围巾的事,父亲照旧只是“哦”了一声。

两天后,当我打开父亲的挎包,我的眼球都快蹦出来了。塑料袋包着的叠成四方形的黑围巾静静地躺在父亲的包里。我拿出来小心地展开,围巾很漂亮,白色小标签上“4.5元”的字样有点扎眼。我学着当时流行的样式将围巾在脖子上缠绕了一圈,一端垂在胸前,一端甩到背后,顿感精神。

第二天一早走进教室时,女生一片惊叫,没有黑围巾的男生的眼睛分明又红了一圈。我从教室前慢吞吞地走过,心里美滋滋的。

第三天夜里,我从梦中醒来,听到了父母压低声音的争吵。

母亲:“你怎么能用厂里的钱为他买围巾呢?”

父亲:“他已经向我要了好几次了,别人家的伢儿都有。”

母亲:“你不知道我家里没钱嘛,没钱你就能动这种歪脑筋吗?!人穷要有志气,这种事情不能做。”

父亲:“……”

……

还是母亲的话:“把围巾退了,把钱补上,不能这样做人。”

……

我无法再次入睡,黑围巾静静地躺在我的枕边,我轻轻地抚摸着它,软软的,暖暖的……生产队批斗偷集体棉花的社员的画面总是在我眼前晃动,我不想父亲成为那个站在方桌上,胸前挂着写有“盗窃犯”字样的大牌子,低着头接受贫下中农批斗的坏分子。

早晨起来,我红着眼对母亲说:“妈,那条围巾围在脖子上不舒服,很扎人,退了吧!”

母亲狐疑地看着我:“……好吧!”

围巾已经用过了,不好退了。全家人从生活费中挤出了四块五毛钱补上了那个漏洞,但那条黑围巾我再也不想用了。

黑围巾的故事母亲常常挂在嘴边,成了教育我们兄弟姐妹人穷不能志短的典故。后来读了高中,念了大学,参加了工作,记忆中的那条黑围巾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

那年,单位的同事因为经济问题进去了,父母着实为我担心了一把。父亲从百十公里外的乡下赶到城里,一进家门就拿出了那条黑围巾。

父亲:“来时,你妈要我带个信,你要是做了什么不干不净的混帐事,就用这条黑围巾把你绑起来交给公家。”

我接过围巾,把脸埋在其中,围巾很软和,并不扎人。我闻到了当年的味道,听到了那天夜里父母压低声音的争吵。

我说:“爸,你放心,我还是以前的那个农村伢儿,老实本分是我们张家做人的根本。”

……

一壶老酒,父子对饮,畅快淋漓。那静静躺在一旁的黑围巾把父亲的白发映衬得愈加银光闪闪……

收拾冬衣时,妻问我这条黑围巾怎么处置。我头也没抬,说了句:“留着吧,以后送给儿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